<sup id="qi82o"><noscript id="qi82o"></noscript></sup><wbr id="qi82o"><xmp id="qi82o">
<tr id="qi82o"></tr>
<tr id="qi82o"><xmp id="qi82o">
<rt id="qi82o"><xmp id="qi82o">
<rt id="qi82o"><optgroup id="qi82o"></optgroup></rt>
高級搜索
您的位置: 首頁 健康生活健康資訊
南寧投入逾360億元系統治理,建成區38段黑臭水體煥然一新
| |

圖為南寧市賓陽縣沙江河整治后的美景。 南寧市生態環境局供圖


“上世紀80年代末,在朝陽溪自發形成了南寧市最早的花鳥市場,人頭攢動,好不熱鬧,但熱鬧的背后是當時朝陽溪里滿是垃圾,水又黑又臭,蚊蟲多……”家住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朝陽溪附近的市民李梅告訴記者。誰能想象,眼前這水清岸綠、飛鳥追逐的地方,整治前竟是一片臭水溝,是老百姓的“心頭病”。


南寧市生態環境局黨組書記、局長韋好鵬介紹,為讓朝陽溪重煥生機,南寧市秉承“全流域治理”的理念,按照“控源截污、內源治理、生態修復、活水保質、長制久清”的要求,進行綜合整治,將其打造成兼具休閑和防洪功能的帶狀生態公園,并依托朝陽溪西關路段打造西關夜市街區。昔日市民掩鼻而過的地方,如今景觀優美,成了人們的休閑好去處。據悉,待今年朝陽溪連疇村附近河道的景觀提升工程完成后,朝陽溪將和那考河濕地公園一樣,成為南寧市的美麗名片。


累計投入逾360億元治理黑臭水體


南寧簡稱“邕”,是座因水得名的城市。母親河邕江穿城而過,18條城市內河縱橫交錯。


《南寧市建成區黑臭水體治理工程項目前期普查報告》顯示:全市建成區有13條內河共38個河段屬于黑臭水體,總長度99.4公里。2015年,南寧市啟動污水直排口整治,從污染源入手,向“城市頑疾”黑臭水體宣戰,全面開啟黑臭水體治理新征程。


南寧市水環境綜合治理工作指揮部副指揮長吳智介紹,為集中治水力量,打破“九龍治水”格局,南寧市成立以市委書記、市長為雙組長的市水環境綜合治理工作領導小組和市長擔任指揮長的市水環境綜合治理工作指揮部,進行實地調研指導。同步設立綜合協調組、工程前期和用地保障組等專業分工工作組,采取“市主導、城區負責、部門統籌、企業挑重擔”的組織方式展開攻堅,高效審議、協調處理黑臭水體治理工作中的問題,做到大事不過周、小事不過夜,形成全市上下治水行動“一盤棋”。


面對黑臭水體治理時間緊、任務重、責任大的艱難形勢,南寧市所有城建項目為治水工程讓路,確保每年有約20%的城建資金用于治水工程。南寧市通過引入社會資本、鼓勵企業自籌資金、爭取上級資金支持等多種渠道,積極籌措項目資金。據不完全統計,自黑臭水體治理工作開始以來,南寧市累計投入資金逾360億元。


污水處理廠建設跑出“新速度”


如果污水處理量趕不上污水產生量,河流黑臭問題便無法根治。吳智說,為快速提升污水處理能力,南寧市污水處理廠的建設跑出了城市高質量發展的“新速度”:6個新建污水處理廠從規劃、選址、設計到開工建設用時不到100天。2020年,12個新建和改擴建污水處理廠項目全部按計劃通水試運行。全市污水處理能力達到183萬噸/日,超過全市日均自來水供應量,可以滿足現狀及未來幾年的城市污水處理需求。


如何解決污水處理廠建設時間緊、任務重的難題?南寧市水環境綜合治理工作指揮部工程推進一組小組長全修道告訴記者:“我們從把好方案設計關入手,做深、做細項目方案,切實減少修改環節,加快方案確定進程。優化審批流程,設置行政審批專員專窗,開通審批綠色通道,實施網上預受理和‘容缺受理’服務機制,同步辦理施工許可、林地占用、綠化遷移、道路挖掘、建筑垃圾消納等手續,對污水處理廠項目推行全鏈條式行政審批,盡可能縮短前期審批時間。”


南寧市按照“最大限度減少擾民、降低征拆成本、加快征拆進度”的理念,開展黑臭水體治理中的征地拆遷、房屋征收與用地保障攻堅。3年內完成征地15505.29畝,完成房屋拆遷1310480.31平方米,有效加快了污水處理廠等水環境治理項目落地進程。


融入海綿城市建設理念,恢復水體生態系統


作為全國第一批海綿城市建設試點城市之一,南寧市在全國較早探索實施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建設的內河流域治理項目——那考河流域治理PPP項目。南寧市通過先抓流域黑臭水體綜合治理,再結合海綿城市建設,把“納污河”變成了濕地公園,得到廣泛認可。


由此,南寧市開始轉變黑臭水體治理思路,將那考河生態治理模式復制應用于城市內河綜合整治中,使其從“末端治理”“只治水里”轉向“全過程治理”“水陸同治”。


南寧市水環境綜合治理工作指揮部工程推進二組小組長黃夕洳介紹,2019年1月1日正式投入運營的沙江河流域治理項目是南寧市以那考河為模板實施的第二個流域治理項目。這一項目建成自治區首座全地埋式污水處理廠,出水全部經濕地生態凈化后向主河道上游補水。


南寧市對17個重點黑臭河段進行“對癥治理”,編制“一河一策”治理方案。對位于那考河、沙江河下游的竹排江茅橋湖至邕江出水口段也融入海綿城市建設理念進行系統治理。2020年1月,竹排江黑臭水體系統治理案例入選生態環境部通報表揚的典型案例。


讓家門口的好水留住鄉愁


南寧市西鄉塘區蘇盧村村口的黃泥溝是自然形成的一條狹長排水渠,是村民到市區的必經之路,也是心圩江12條支流之一。過去,溝里淤泥堆積,生活污水直排,導致水體發黑發臭。每到雨季,河道行洪不暢造成黑水反涌,經常漫過河岸灌進村里。因此,黃泥溝成為南寧市重點整治的38段黑臭水體中污染較為嚴重的一段。


走進蘇盧村,放眼望去,沿河房屋都做了抬高設計,不僅地基比一般鄉村房屋高10多公分,從路面走進堂屋,還要上三四級臺階。“即使這樣,以前七月至八月雨季時只要連續降雨超過3小時,家里就免不了被黑泥水泡。我們也不輕易開窗,避免成群的蚊子和臭氣涌進家里。”居民蘇艷妃家就在河岸邊上。她告訴記者,村子緊鄰市區,但黃泥溝的糟糕環境“嚇跑”了不少租客。村里房屋一、二層很長時間處于空置狀態。


南寧市水環境綜合治理工作指揮部心圩江項目現場推進負責人雷永文說:“雖然黃泥溝只有3公里,但周邊民房林立,古樹眾多。為確保居民樓房安全,保持鄉村風貌,我們僅圖紙就修改了不止3遍。”工程在拓寬河道時,繞開了村里的百年老樹,并利用拉伸鋼板樁鞏固河床,防止水土流失。經過悉心整治,黃泥溝與上下游水域貫通,防洪等級提升至可抵御20年一遇洪水。


“現在,黃泥溝已經變成沒有黃泥的生態河道。今年的雨季我們安然度過,還吸引了許多房客入住。”蘇艷妃說。


黃泥溝的蝶變是心圩江綜合治理的喜人成果之一。作為南寧市流域最長、支流最多、服務人口最多的內河,心圩江整治河段流域面積48.66公里,流域城鎮人口有22.8萬人,每天排放生活污水7.2萬噸。為此,南寧市綜合治理心圩江河道17.93公里,在其上、下游建設兩座污水處理廠,日均污水處理能力達到9萬噸,并規劃預留3萬噸/日的拓展空間,建設綜合性綠道21公里,為心圩江流域長治久清打下堅實的基礎。


項目建設充分尊重群眾意愿,保留原有古樹,并保護性地開發銅鼓壩遺址,重點打造四大主題園區和三大活力園區,構建群眾休閑、活動場地,使當地群眾守得住兒時記憶,留得住歷史鄉愁。


經過1800多個日夜的勠力攻堅,截至2020年底,南寧市建成區38段黑臭水體全部消除黑臭。昔日一條條黑臭小河溝,如今蝶變美如畫,成為老百姓家門口“水清岸綠、魚翔淺底”的休閑娛樂公園。一幅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麗畫卷展現在世人面前。


相關新聞
Copyright © 1997-2027 Chinaenvironment.com 版權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環保網  京ICP備12004549號-1 京ICP證070722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1148號

日韩妓女视频